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海岸長城—鎮海堤

——

2019年08月29日 15:52:28 來源:福建日報
分享到:      
鎮海堤東甲村段
鎮海堤東甲村段

  它把“滄海桑田”割據東西,北向背負興化灣海潮,南向庇護廣袤的南洋平原。它以全長3.4公里的石脊扼住太平洋之風吼、東海之潮涌、興化灣之波興、三江口之浪摔,日夜捍衛著南洋平原76個村莊30萬人與22.5萬畝耕地。它是興化平原的“海岸長城”,我省第一大堤,被人稱為“閩邦第一堤”的鎮海堤。

  有1200余年歷史的鎮海堤,是莆田人民的“父親堤”,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2014年被評為省級水利風景區。今年7月,福建省政府批復通過了《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鎮海堤保護規劃》,千年一堤即將開啟新節點,歷代楷模接力修堤護堤的“鎮海”精神,也迎來接棒續寫新篇章的時機。

清代閩浙總督孫爾準的題字
清代閩浙總督孫爾準的題字

  守護興化 悲情與使命

  明弘治《興化府志》載:唐建中年間,吳興攔海筑堤開發北洋,并筑延壽陂,灌田400頃。唐元和年間,福建觀察使裴次元筑鎮海堤開發南洋。宋錢四娘、李宏、林從世等先后創建木蘭陂,自陂頭至三江口兩岸,各筑堤25公里,稱為南北洋海堤,是木蘭陂灌溉區南北洋平原的屏障。總長近百公里的南北洋海堤中,黃石鎮的東甲、徐厝至遮浪間的海堤,稱鎮海堤,全長3.4公里,古稱東甲堤。

  先民擇地筑堤圍墾而得肥沃的南洋平原,是莆田的主要產糧區之一,自古是魚米之鄉、富庶之鄉,千百年滄桑成就歷史文化重鎮。曾有水利專家形容:“木蘭溪是莆田的母親河,鎮海堤是莆田的父親堤。”自古以來,莆田是個多臺風、多暴雨的地方。木蘭溪木蘭陂以下的干流“感潮段”兩岸的南北洋防護堤,每年都要經受強臺風催生的強海潮、大暴雨帶來的大洪水的上下猛烈夾攻,一旦失守,萬頃良田覆滅。其中,鎮海堤地段歷來是最重要、最關鍵、也最慘烈的地段。

  不僅天災難防,鎮海堤的命運在1387年還被重創改寫。那一年,江夏侯周德興將鎮海堤石料悉數拆運修砌平海、莆禧兩城,僅留下原來附石的土堤,致海堤高度降低,堤身損壞,抗潮能力下降,造成1397年海堤潰決。海水淹至壺公山麓,南洋平原9萬畝農田受淹,三年絕收。而鎮海堤這座被撕裂的“水岸長城”,失去了守疆護土的長臂,隨后成為海水隨意淹沒、吞噬的對象,水患反復在興化平原上出現。據史料記載,從1397年至1602年間,鎮海堤屢修屢潰,前后共有10余次被海水大范圍淹沒,農田被淹、作物絕收。三年滌鹵,去掉海水的侵浸,恢復土壤的肥沃,方可耕作。

  此后,伴隨著一次次充滿海腥味的水患侵擾,南北洋海堤內的人們時不時掀起興修水利的高潮,這些亡羊補牢的舉動,仍維持著興化平原的遼闊與希望,直到現代。

鎮海堤旁石像碑園
鎮海堤旁石像碑園

  接力筑堤 責任與傳承

  “浪涌海濱東角筑堤遮浪,風吹石頂西頭起寺御風”,這副題寫在鎮海堤紀念館的楹聯涵蓋海濱、東角、遮浪、石頂、西頭、御風各地名,千年一堤不愧“鎮海”之名。鎮海堤紀念館建在離堤壩數百米遠處,亦稱報功祠。祠內紀念歷代修堤人9位,并用石刻記載了歷代修堤的400多位有功人士的事跡。

  興化一堤為鎮海,千年來數百位筑堤人接力修堤也凝結出了感人的鎮海精神,翻開歷史:

  1534年,興化知府黃一道在原堤基上重修石堤,但未完工就被解官離去,同知譚鎧續修石堤。1563年秋,臺風、洪澇侵襲,海堤盡潰,海水泛濫,漫流至城外。江南道御史林潤疏請帑金修堤,奏準,東甲海堤得以粗略維修。

  一代筑堤功臣陳池養,清代進士,曾任知縣、知州等職。1820年,辭官還鄉的他目睹東甲海堤反復決口,興化平原豐歉不定,決定重修海堤。他吸收裴次元初筑東甲海堤的經驗,內筑土堤,外筑石堤,并串設石涵洞,以泄堤內雨水,同時外堤拋疊亂石以拒海潮,此后又反復數十次修堤并改善水利設施,為興化平原此后100多年的肥沃與豐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1961年9月,莆田連續遭遇兩個強臺風正面襲擊,風力達11級,雨量超過300㎜,三江口海潮水位達到7.42米(歷史最高潮位7.39米)。在臺風、暴雨、海潮、洪水四大災害的猛烈襲擊下,南北洋海堤絕大部分潰決,損失慘重。當年,重修鎮海堤被列為莆田縣重點工程項目。1962年,南北洋海堤工程指揮部成立,時任莆田縣長的原魯山任總指揮,日上場勞動力1萬多人,分段包干推進施工。3年時間,莆田投入資金200多萬元,投工128萬工日,修建涵閘9座,修海堤27.5公里。

  鎮海堤經歷代修建、擴建,其中新中國成立后就修建了5次。1200多年來,風潮雨浪不改顏色,但鎮海堤的安全指數越來越高,至今仍發揮著重要的排洪、泄洪、防澇、防潰作用,且有新的發展。

  久久為功 《規劃》護“國保”

  憑堤遠眺,蜿蜒如龍的鎮海堤,一頭連著千年的風雨,一頭伸向文明與發展;半截浸海石堤沉吟至今,半截砌石層階分明數遍歷史功過;堤外縱然大江大浪依舊,勇毅的討海人依然揚帆起錨,建設起堤鄉的文明,而后有了寧海初日、天馬晴嵐、谷城梅雪、東甲晨光……

  1981年,鎮海堤被列為莆田縣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;2001年被列為福建省第五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;2006年被列為全國第六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
  與別的“國保”不同,鎮海堤的保護是處于動態保護中。“鎮海堤長年累月受海浪沖擊,并且伴隨著臺風襲擊,存在下沉、斷裂坍塌的各種問題,都需有人看著管著。”今年78歲的朱桂通退休后成為鎮海堤的守堤人。說起對鎮海堤的感情,朱老感慨萬千:“1945年一次強臺風,洪水暴漲,海水倒灌,海里的大船都被沖到村里,災情嚴重,我家就有5人在那次洪水中喪生。”在堤鄉長大的朱桂通,深知鎮海堤“生死防線”之于南洋百姓的重要性。為此,朱老不遺余力地把后半生都獻給鎮海堤的修繕保護。擔任鎮海堤文物保護理事會理事長以來,他不僅多方籌措資金投入修堤工程,還拿出退休金、孩子給的養老金補貼工人工資。20多年來,他參與修建防洪堤、排澇河道、紀念碑園等項目資金籌措超過千萬元。

  因為各種條件不完善,鎮海堤保護規劃遲遲未定,朱老沒有放棄,終于在今年7月等來了好消息:福建省政府批復通過了《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鎮海堤保護規劃》。在老家東甲村養病的朱桂通高興道:“這既是歷朝歷代修堤筑堤精神的當代延續,也是木蘭溪綜合治水的實踐延伸。”

  《保護規劃》明確了鎮海堤古海堤的保護主體和保護區劃,分析文物價值、堤壩殘損致因研究,提出保護措施、環境整治等相關內容。《保護規劃》一公布,預計明年將落地實施。“念念不忘歷史上400多位修堤功臣,還有因修堤意外犧牲的16位先驅,有成績了更不能忘了他們。”朱桂通祖上曾出過武舉人,傳承愛國愛鄉精神,歷代皆是木蘭陂、鎮海堤的守堤人。如今,年事已高的他希望,能有更多人一起接過守堤一棒,把“父親堤”的巨臂舉得更高,伸得越有力。(記者 林愛玲 文/圖)

好多糖果免费试玩
网络兼职什么比较赚 大发pk10计划技巧公式彩票 穆勒德甲 免费麻将下载安装 刮刮乐好运十倍中奖图 手机麻将神器免费下 快乐十分20分 昨晚35选7开奖结果辽宁 广西麻将游戏大全 猴子基诺 湖北30选5技巧 体彩6+1开奖时间 哈灵浙江麻将官网APP 北京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秒速飞艇开奖是统一 英超联赛有哪些球队